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乱欲  »  我是个浪女员工
我是个浪女员工
我一进办公室就被这个混蛋压在桌子上,桌子是四方楠木桌,在桌子上冰冷的,我有一阵哆嗦,可是他还假惺惺地问我怎么跌倒的,明明就是他在那里故意绊我吧。
  我早就知道这个色鬼对我不怀好意,可是有什么法子呢,在家里老公失业都有几个月里,经济的不景气让我只好倍加珍惜这个工作,有时想想假如我丢掉这个工作后不知道会在家里造成几级的地震。
  我虽然已经年近三十,而且还生了小孩,可是老公是一个大学老师,一个穷书匠,最近教育改制下来了,什么也剩不了。我倒是有些美貌,只怪当初纯情的小姑娘以为当个科学家就是最好的,现在才知道没有钱的日子什么也抵挡不了。
  我的身材很好,发质也很好,当初在学校里很多人称我是校花,可是校花又怎么了,还不是落到了今天这个下场。
  还是转回到正题吧,我今天穿了一身连衣裙,素色花边的那种,我比较喜欢淡绿,所以我这身衣装也以这种色调为主。我在被老板压在桌子上的时候想到了老公在家里无聊地看着碟子,心头就是一股气,但老板的手这时更让我生气,在我没有注意的时候已经由我的裙下伸进了我的那个地带。
  一阵电击似乎袭过来,我不禁有些头晕目眩,身体松了一下,幸好的是我的正面是面向桌子的,这时的我至多就是屁股向着老板。我又生气了,在老板的手还要进去的时候我一下子翻身起来,告诉他我会叫的。他一脸荡笑地说什么是叫呀,那就叫出来吧,我这才知道原来我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一个个员工出去原来是这样。
  我的手提电话放在公司员工的箱子里,现在是拿不出来了,这里是大厦的最高楼,我的眼角中只有些白云,或者是一望无际的楼群,其余什么没有。老板办公室是落地窗的,现在我可以看到飞鸟,我期望有飞机过来搭救,可是可能吗?
  看来今天我实在要失身在此了。
  但这样也不是多么不好,我一直认为在我的潜意识里我是一个很浪的女子,老公在这方面早就不合适我了,当初在学校里喜欢弱弱的男生看来是每个女生在一段时间母性的体现罢了,真正到了结婚的时候才会感觉一个强壮的男人是多么重要,单单是床上就是一种享受了。
  而我的这个老板刚好是一个非常强壮的人,我不止一次细心打量过他,而且也多次想过,如果是在当初的学校里,不管他是个什么样的学生我都会去追他,因为他很强壮。好了,现在我要被他征服了,我的意识里还残存着一些道德,所以我必须拼命反抗!
  他的手规矩了,就在我想着怎么去逃脱的时候已经伸到我的三角裤边,似乎要挣脱我很紧的裤子进入我的那个森林地带。千万不能让他这样,如果这样的话我就完了,但我的呼吸不禁已经有些急促起来,我知道自己其实很想的,老公每天例行公事地完成早就让我不满意了。我希望的是一份缠绵,是的,是缠绵。
  他的手依旧在伸进中,我也进行着一些不由衷的抵抗,我已经能听到他的一些急促呼吸了,一阵一阵喷到我的脸上,我有些晕了,好强烈的男子味道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他的手已经有二分之一伸进来了,我能感觉到这只手盘踞在我的那个地方痒痒的感觉,我现在忽然有一种感觉,希望他就在这里不要走开,就这样把手放在那里,我好像很寂寞一般希望不要他停手。
  忽然他的手扯了回来,难道他回心转意了,我略略有些失望但想这样也是挺好的,至少我逃脱了一劫吧。可是我想不到的是,他的力气好大,一下子把我扑倒在桌子上,他的整个身子都压了上来,就这样,我是一个比较娇小的女孩,而且他好像一座大山一样。
  他的那里抵住我的阴部,好粗好大,很有力气,一下子似乎我的阴部也承受不了,我不禁叫了一声,而他的呼吸就越来越喷到我的脸上,我闻到那强烈的男子的味道,好晕好动人,我几乎就要晕过去了。
  这时我已经翻过身来,胸对着他的胸,我的胸一向比较大的,这里忽然就像是被压扁了,他实在太重了,我就这样被他的身子压着,他的手在哪里去了呀,难道他就喜欢这样压着我,我好吃力喔。
  他用九浅一深之法,慢慢挑逗着我的情欲,他一向喜欢看见身下女人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你说是淫贱也好,忘情也好,在他的眼中,那一刻女人的表情是最美丽,最动人的。我果然经受不起男人的挑逗,星眸微张,流波动人,玉启轻露,粉舌轻吐,娇喘如云,纤腰上挺。迎合着男人玉柱抽送,膣腔里的嫩肉收缩舒张。
  我的娇态极大刺激着男人欲情,他不想再忍耐,不想再控制,他伏在我的身上,狂暴地抽插,在我的耳边咬牙切齿道:“我要操死你!操死你!”我在迷茫中侧过脸,双手抱着沙发靠背,紧紧咬在嘴里。忽然之间,我觉得一股炽烫的热流窜入自己阴腔,重重打在子宫上…………


【完】